首页 >育儿

发改委张燕生明年出口受美日欧三缺影响大

2019-06-14 23:22:33 | 来源: 育儿

发改委张燕生:明年出口受美日欧“三缺”影响大

前三季度,中国进出口超过20%的增速在动荡的外围环境中格外显眼。然而内外交困之下,中国外贸前景如何,是否能转危为安抑或更加艰难?目前面临严重的问题有那些?带着这些问题,《上海证券报》日前专访了国家发改委研究院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张燕生。  全球订单下降企业成本上升  问:今年,前三季度外贸规模已经超过2008年全年水平,并且保持了24.6%的增速,不少人认为,从这样的速度和规模来看,中国的外贸受外部的影响应该还是比较小的。您怎么看?  张燕生:这世界上不受外部影响的国家还是比较少的。我个人认为,中国的外贸实际上还是受到了世界经济环境很大程度的影响。现在的世界贸易是全球分工的结果,很难单纯用一个季度或者一个月的数据去下结论。  实际上,外贸的滞后因素一直很明显。对中国而言,全球订单下降、企业成本上升的因素存在,但是还没有完全体现在中国出口的减速上。现在来讲,后面三个月,有圣诞和新年的因素,因此这两个月依然会比较好,但如果再往后看,情况可能会恶化。  加工贸易受欧美影响大  问:在您看来,中国出口企业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什么?对企业有怎样的影响?  张燕生:企业现在遇到一些问题,主要有4个方面:一是外需疲弱,二是成本提高,三是国内贸易和为贸易生产的企业资金紧张,四是人民币升值显着加快。  具体来看,中国的贸易企业主要有加工贸易和一般贸易两种。加工贸易主要以外资企业为主,这个体系从目前的情况看,受欧美的影响比较大;另一个是一般贸易,以国内企业为主。对这些企业而言,成本提高、头寸偏紧,这些内部的因素影响更大。但是企业一直在努力想办法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更新设备,因此,企业还是有比较强的能力消化这些因素。不过,如果这些情况一直继续下去,企业的承受能力也有一个限度,当超越限度的时候就会出现比较明显的下降。  如果成本继续提高、外需继续恶化,国内的货币继续紧缩下去,特别是当各种因素叠加并且恶化时,企业就会出现较为严重的困难。[1][2]下一页明年初企业会比较困难  问:您刚才提到的内外因素叠加并且恶化的可能性大吗?  张燕生:我认为,各种不好因素叠加并且恶化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这样明年年初企业出现困难的风险就会很大。  首先,外需的形势仍然可能非常不好,这同时也会导致贸易保护主义更加频繁地发生。在全球都不好的时候,中国的出口却能保持20%左右的增速,这样的情况很容易受到他国的一些不公正对待,这样受害的还是企业。  其次,国内企业资金紧张。目前我国的情况是,实体经济的资金比较紧张,虚拟经济资金还是比较松的。怎样保证贸易企业这种实体企业资金能够相对充裕,以便渡过这种内外交困的局面是主管部门需要思考的。  美国短期增长是问题,而中国不是问题。那中国什么是问题呢?毫无疑问,结构是问题。从出口也可以发现,现在的核心问题是需要转方式、调结构,因此货币政策应该由总量政策转变为结构性政策。从宏观政策面采取供给端的政策,而不是需求端的政策,这对缓解企业头寸紧张等都有比较重要的作用。  问:这样来看,您对明年的外贸形势不是太乐观了?  张燕生:我认为不会太乐观。现在主要经济体美日欧面临的问题都是“三缺”,即缺需求、缺信心、缺办法。需求能短期创造吗?信心能短期恢复吗?对策能短期形成吗?  这三个问题如果明年不能很好解决的话,目前的主权债务危机就很难办,私人消费和投资好转的可能性也不大,这样明年外需显着好转的可能性就很小。同时,不确定因素也很多,我个人觉得明年的形势不是太乐观。  问:在这样的情况下,企业和政策层应该怎样来努力渡过危机?  张燕生:危机的时候,实际上是有利于企业转型升级的。我们应该注意到,即使紧缩,但转型升级的钱是需要保证的。如果在危机的时候企业的转型升级能做得比较好,那当危机过去的时候,中国出口企业可以明显地上一个台阶,这对下一步的发展是很重要的。  当然,物价稳定的问题也很重要,需要进行结构性调控。穷人的钱不能差,小企业的钱不能差。在这种时候就不是行政的问题,而是改革的问题,通过改革来解决小企业征信、金融服务开放等问题。国家政策对本地物价单纯紧缩不能考虑得太多,而应该多考虑结构方面的政策。

前一页[1][2]

游戏动漫
网站设计如何优化搜索引擎
牛皮癣常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