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活

通信行业十年城头变幻大王旗

2019-05-24 16:31:12 | 来源: 生活

通信行业十年:城头变幻大王旗

也许,如今排队买iPhone4S的人,早已不记得当年叱咤风云的国产老大波导了。也许,在扎堆儿生产千元智能机的国产大佬的心目中,联发科的MTK系统再也引不起他们的半点儿兴趣。也许,如今的90后甚至从未听说过小灵通和BP机。

这些曾经承载了中国通信产业10年发展的标志性技术或产品,早已被尘封在历史深处。不变的,只有瞬息万变的市场和日益激烈的竞争。

年:的黄金时代

2001年,中国铁通的闯入打破了固话市场上中国电信一家独大的垄断局面,低廉的初装费为其赢得了大量客户,不甘示弱的中国电信则干脆取消了初装费。于是,固定开始走入千家万户。一年内,中国固话用户的数量就从1.75亿增加到了2.14亿。

那时候,有的人也慢慢多了起来,但却不习惯用打。因为和一分钟六毛钱的话费比起来,固话显然便宜得多。人们常常是接到来电时马上挂断,然后用固话打回去。这个时期的更像寻呼机。于是,寻呼机开始慢慢被取代。

2001年8月,中国的移动通信用户数量达1.2亿多,超过美国跃居世界。此时,中国的GSM络和CDMA络均已完善。对于这个年代的IT大佬来说,钱的生意,就是做!

2001年,刚刚经历过VCD市场崩盘打击的夏新电子,等来了自己的机会。一个韩国的设计厂商,拿着一款尚未完成的半成品来到中国,他们接连和三个国产品牌的厂商接触,都没有达成合作,只有夏新,在这个半成品身上,看见了希望。时任夏新电子总裁的李晓忠看过设计后,毅然决定投资生产。

谁也没有想到,这款曾经被三家国产厂商抛弃的设计,竟然成了一个令人艳羡的商业神话。2001年12月,夏新A8推出,尽管3000元以上的售价比一些洋品牌还要贵,但并没有吓跑疯狂的买家们。

2001年,夏新电子的销售收入为10亿元;2002年,销售收入45亿元,利润6亿元。其中,业务的贡献达80%。

彼时,另一场造星运动正在一群满怀抱负的年轻人手中开展。2002年,凭借在国内三四线城市络普遍不好的情况下依然高质量的通话,波导赢得了市场。2003年,信息产业部数据显示,上半年波导销售337万台,超过摩托罗拉、诺基亚,位居国内市场的位。

2003年,是国产的黄金时代,市场占有率达到了55.7%,首次超过了国外品牌。波导、TCL、康佳三家企业进入了全行业产销前十名,国内市场占有率为31.6%。波导产量达到了1175万台,销量超过了所有外资品牌,成为全行业。人们记住了一句口号:波导,中的战斗机!

2003年,移动的用户数次超过了固定,前者为2.69亿人,后者为2.55亿人。

为了挽回市场,作为固话在移动领域的延伸产品,小灵通开始发力。2003年3月,小灵通在北京怀柔地区放号,正式冲破了之前的禁止在京、津、沪、穗发展小灵通业务的政策限制。同年9月,UT斯达康宣布,中国UT斯达康小灵通用户人数突破1500万大关。

而在刚刚发展起来的国产市场,一匹害群之马正在悄悄靠近。

年:兴风作浪的山寨机

2004年,台湾联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CEO蔡明介,带着他的交钥匙(TurnKey)解决方案(即日后闻名业界的MTK系统,一份完整的产品解决方案),正式进入大陆市场。

这是一套成功地将当时所有的流行功能,如摄像头、MP3、电视、触摸屏等全部集成到了一个芯片上的系统。任何想做的企业,采购了这套方案后,只需加上一个简单的外壳,便可以将成品生产出来。

MTK系统出现之前,大陆企业想进入行业,必须跨过两个门槛:两亿元的资金门槛和较高的技术门槛。MTK系统出现之后,产业变成了劳动密集型产业。

多年以后,蔡明介因为这套系统,有了一个让人爱恨交织的外号山寨机之父。

张驰(化名)在深圳华强北做了十年山寨机生意。他告诉:当时在深圳郊区,几乎一夜之间出现了数以万计的作坊,周边产业也很红火,一通就可以叫来提供模具、印刷电路板以及各种服务的厂商上门服务。联发科的业务员非常尽职尽责,只要你买了他们的方案,他们甚至可以帮你培训研发工程师,并且免费对芯片进行更新换代。当时在深圳,做山寨机的厂家不止一万家,上规模的有三四千家,十个人里面,至少五个是做的,另外五个是做相关周边产业的。

山寨机的出现,让开始走入低收入人群的生活。凭借着其对市场惊人的反应速度和仿真能力,山寨机一时间让众多国内外品牌惶恐不安。据说,当时一个新产品发布不出三天,就会有一模一样的山寨机上市,而且价格只有几百块。

不到一年,山寨机就把江湖搅得鸡犬不宁。

2005年,山寨机占领了国内销量的10%。在其影响下,国产品牌不同程度地开始亏损:夏新亏损1.35亿元、TCL亏损4.6亿港元、波导亏损2.8亿元、海尔亏损1.39亿元。

同年2月,尘封6年之久的生产牌照,终于发出新牌照。华为、金立、步步高等企业也以中低端产品切入市场,进一步加剧了低端市场的竞争。

国内在低端市场的价格战,给高高在上的洋品牌提了个醒。2005年开始,摩托罗拉和诺基亚开始推出了一系列的低端廉价机型。

市场上,价格开始急速跳水,从几千块变成了一千多块,甚至几百块。,开始成了生活必需品。

对于固定来说,这无疑是个噩耗。工信部数据显示,2006年,移动市场占有率为56.2%,固话市场占有率为43.8%,而且,43.8%中,一半是出于上的需求而装了固话,另外一半则来自固话的衍生市场小灵通。固话的市场地位开始变得很尴尬。

2007年3月22日,通信产业另一个退居二线多年的角色正在悄悄谢幕。中国联通30省份无线寻呼业务正式关闭,曾经风光20多载的无线寻呼业务就此画上了句号。

如果把通信产业的十年发展比作一出戏,那么,这一时期就是出场人物多、情节混乱的一幕。但许多人并未想到,在舞台远端的一个角落,一场更大的风暴即将袭来2007年1月,乔布斯携iPhone正式登场。

2008年至今:Pad的N种版本

2007年1月10日,乔布斯在美国加州三藩市发布了iPhoneⅠ,将世界装进了口袋里。次使用多点触摸,次使用惯性滚轮,操作手感流畅无比,搭载了新一代的ios操作系统,人们从此进入了移动互联时代。

当然,当时业界只是把iPhoneⅠ归为偏时尚的一款产品,并没有给予重视。

2008年初上线的AppStore,让还没有回过神儿来的制造商们震惊。乔布斯用环环相扣的运营模式和无可挑剔的技术力量,将整个通信产业牢牢地握在手心里。刚刚回过神的大佬们,已经被苹果远远地抛下。

和高高在上的苹果不同,另一智能操作系统安卓的所有者谷歌态度谦和,对于愿意加盟自己的品牌,照单全收。安卓的个盟友来自中国,就是HTC。

2008年9月,HTCG1(由美国运营商T-MobileUSA定制,HTC代工生产)在纽约正式发布。站在谷歌肩膀之上的HTC,开始了全力加速,迅速崛起。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出货量就达到了100万台。

HTC的成功,似乎让还在泥淖中挣扎的国产品牌看到了生的希望。在他们眼里,安卓是除了联发科之外的另外一块儿走向成功的舢板。

2010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览会,俨然是搭载了安卓系统的各种终端的盛会。同质化竞争很快转化成了价格战。千元智能机市场,从一片蓝海迅速变成了一片红海,火爆程度,颇有当年山寨机市场百花齐放的气势。

然而,在金立公司执行副总裁张高贤看来,这一片火热并不是个好现象,他告诉:像OPPO、步步高等国产,在功能机时代可以通过简单的营销策略获得短暂的成功。然而到了智能机时代,他们缺乏技术储备的短板就暴露了出来,终也只能靠依附安卓生存。中国的国产品牌如果想获得长久的成功,必须拥有自己的一技之长。然而,中国的厂商恰恰缺少的就是这些,因此才会造成长期以来,一家企业红不过两年,就算是红也是靠单款产品红一时,就像撞大运一样。

雷军和小米的出现,给这个过热的市场,再添一把猛火。

2011年8月16日,798艺术中心北京会所的舞台中央,雷军身着黑色T恤和深蓝色牛仔裤,身份是小米科技CEO,他带着一款智能,对台下800多名听众讲述着这部的诞生史,现场很多人席地而坐,更加引人关注的,是小米限量版工程机的预售队伍,足足排了一百多米。

这场发布会,有人觉得和乔布斯在一系列发布会上的表演惊人的相似,而雷军的装束也和乔布斯惊人的相似,现场有人不禁喊出了声音:雷布斯!

雷布斯的称呼,让小米和雷军一夜之间迅速蹿红,也让雷军成为众矢之的。很多人说:小米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一家炒作型的公司。

小米一代在2011年9月开放上预订,半天内售超30万台;2011年12月进行次开放购买,30分钟内10万台售罄;在2011年12月进行联通合约机的发布,采购框架达到百万台级别。

这是一个崭新的时代,来得太急,变得太快,不改变,就得等死。国际市场的格局瞬息万变,曾经强大的诺基亚帝国衰败了,黑莓也迷失了方向,连摩托罗拉也不得不委身下嫁给一个后来居上的小弟弟。反观中国的通信产业,仍然在技术薄弱的市场环境下,扎堆押宝,各色Pad,各种,一水儿的安卓系统。

中国国产市场,正期待着一个如乔布斯般的救世主。( 王辰越)

手机棋牌制作
展台搭建
被动防护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