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APEC透露出的中国能源革命拼图

2018-12-03 16:13:33

APEC透露出的中国能源革命“拼图”

在APEC(亚太经济合作组织)会议期间,有一种关注叫APEC蓝;还有一种关注,来自能源圈。

国家主席习近平在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的演讲中,以及APEC第二十二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的开幕辞里,两次提及能源革命并将其与科技革命、产业革命并列为新一轮全球性的革命。

这是习近平首次在如此重要的场合提到能源革命,也是在今年6月份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正式提出能源革命以来,再一次着重提及革命一词,此前,官方的用词主要有改革、变革和革新等。

值得注意的是,与习近平在APEC上提出能源革命几乎同一时间,两份含量极重的中国能源战略目标也随即发布,这释放出强烈的能源变局信号,也意味着中国会从诸多方面去实践这场能源革命。

革命的提出

本次APEC期间,习近平在正式场合两次提及能源革命,一次是11月9日在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上的演讲,一次是在11月11日的APEC第二十二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的开幕辞中。

在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上,习近平表示,今天的亚太,在世界格局中的地位不断上升,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产业革命、能源革命蓄势待发,亚太经济体相互联系日益紧密,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必要性和迫切性更加凸显。

在APEC第二十二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的开幕辞中,习近平表示,我们要推动科技创新,带动能源革命、消费革命,推动亚太地区在全球率先实现新技术革命。

再来对比一下今年6月份习近平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上的讲话:要研究中国能源安全战略,并提出推动能源消费、能源供给、能源技术和能源体制四方面的革命。

如此来看,其实习近平对于中国能源的发展前景已经阐述得比较清晰,通过科技创新带动能源领域的消费、供给、技术和体制四个方面的革命。

对此,习近平的要求是:能源消费革命主要是要抑制不合理能源消费。坚决控制能源消费总量;能源供给革命就是要建立多元供应体系,着力发展非煤能源,形成煤、油、气、核、新能源、可再生能源多轮驱动的能源供应体系,同步加强能源输配络和储备设施建设;能源技术革命就是要带动产业升级,以绿色低碳为方向,分类推动技术创新、产业创新、商业模式创新,把能源技术及其关联产业培育成带动我国产业升级的新增长点;能源体制革命就是要还原能源商品属性,构建有效竞争的市场结构和市场体系,形成主要由市场决定能源价格的机制,转变政府对能源的监管方式,建立健全能源法治体系,此外还要全方位加强国际合作,实现开放条件下能源安全。

在能源革命四大领域里,能源体制革命是核心,也是衡量能源革命能否成功的标志。在新华都商学院副院长林伯强看来,体制革命之所以是能源革命的核心,是因为体制革命对能源消费、能源供给和能源技术革命,既有支持、也有制约作用,能源体制革命主要包括能源价格机制改革,还原能源的商品属性,构建有利于竞争的市场体系,同时转变政府对能源监管方式,建立健全能源法制体系,能源体制需要革命的是能源价格形成机制、行业准入和行业结构、政府调控和监管三个方面。

变局进行时

与习近平在APEC上提出能源革命几乎同一时间,两份含量极重的中国能源战略目标发布。

其中之一来自国家能源局。11月9日,国家能源局在APEC中心召开的发布会上,特别阐述了为实现下一步的能源革命,所拟定的相关能源战略和目标。具体是,到2020年中国将把一次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48亿吨标准煤左右,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在42亿吨左右,煤电消费比重降到62%以内,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达15%,其中争取到2020年建成2亿千瓦风电装机和1亿千瓦光伏装机。而目前,中国煤炭消费占一次能源消费的比重为65.7%,非化石能源消费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为9.8%。

另一个则来自更高层。11月12日,中美发布气候变化和清洁能源合作的联合声明,宣布了中国在2020年之后的气候变化行动。这是中国首次正式提出温室气体排放峰值将于2030年左右到来,并提出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例从2020年的15%提升到2030年20%左右。

一个是2020年的目标,一个是2030年的目标,中国能源消费未来近二十年的发展有了具象的量化目标。

根据当前国家已经拟定完成的能源规划,中国在2015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的比重目标是11.4%,到2020年是15%左右,叠加此次声明目标,可以说国家短期、中期、长期的能源消费清洁化目标越发清晰。中信证券一位电力行业分析师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该分析师同时表示,从完成承诺目标角度出发,水电资源的开发力度到2030年已达极限,核电年增7.2GW也达到较高的水平,因此只有资源禀赋尚有较大空间、安全性较有保障的风电和太阳能可以有效弥补这个缺口,因此如果适当调整年的风电、光伏装机增速至风光电年均都新增25GW,则缺口降为零,2030年的减排目标基本实现。

不管是煤炭消费比重的下降,还是新兴能源的替代性增长,新目标的形成都预示着中国能源变局的到来。至少从能源消费这个端口上,能源革命已在路上。

与此同时,在能源供给端,中国也正在积极寻求参与全球化的能源革命浪潮。此次APEC会议上,对于习近平提出的全方位加强国际合作,实现开放条件下能源安全,合作成果也是颇丰。

根据经济观察报统计梳理,APEC期间中国与俄罗斯、加拿大和巴基斯坦签署了合作协议,与蒙古、泰国、文莱、巴布亚新几内亚、塔吉克斯坦、智利、印尼等国会谈并表示加强能源合作。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11月9日习近平会见普京时一致认为,双方要如期推进东线天然气管道建设,尽快启动西线天然气项目,积极商谈油田大项目合作,探讨核电、水电合作新项目。双方还签署了一系列双边合作协议,包括《关于通过中俄西线管道自俄罗斯联邦向中华人民共和国供应天然气领域合作的备忘录》、《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关于经中俄西线自俄罗斯向中国供应天然气的框架协议》等,这意味着中国将超过德国成为俄罗斯的天然气客户,对于供求形势依然偏紧的中国天然气市场,该协议的签订将在一定程度上对于中国能源长期稳定供应提供保障,并进一步完善中国的多元化能源通道。

而这,也是对中国能源革命的一部分,即习近平提出的建立多元供应体系,着力发展非煤能源多轮驱动的能源供应体系进行能源革命的一种诠释和一轮行动。

投标书编写
新款手机支架厂家直销
玉石琉璃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